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首页 > 创新经济 >

创新经济

卡拉采夫电子数据环境公立医院科研审计探讨

摘要:文章围绕公立医院科研审计的特点,研究搭建电子数据审计的周延性分析逻辑框架,以审计主体为起点,细化审计命题、审计事项,结合数据技术与审计知识的特点,实施电子数据分析,并最终形成结论,为审计工作提质增效提供发展思路。

关键词:数据审计;公立医院;科研管理

1引言

数据式审计是以被审计单位底层数据库原始数据为切入点,通过对底层数据的采集、转换、整理、分析和验证,形成审计中间表,并且运用查询分析、多维分析、数据挖掘等多种技术方法构建模型进行审计分析,发现趋势、异常和错误,把握总体、突出重点、精确延伸,从而收集审计证据,实现审计目标的审计方式。电子数据审计是数据式审计的重要内容之一。2014年,审计署成立电子数据审计司,各级审计机关在全国范围内拉开了建立数据审计体系的序幕。从实务角度出发,有两方面问题亟待解决,一方面是电子数据审计分析缺乏系统理论框架,到底分析什么问题,大多因人而异、因项目而异;另一方面是由于经济业务复杂,通常只能披露从数据分析角度发现的疑点,难以借助疑点的核实情况得出经济业务总体的结论。这两方面问题相互影响,导致现阶段大部分数据式审计的效率效果受到限制。归根结底,电子数据审计的分析内容需要一个具有周延性的逻辑框架来支撑,指导审计人员如何通过核实数据疑点,对总体经济业务形成结论。理论上,国内文献中部分学者认为电子数据审计的分析应围绕审计目标,以其为起点的命题验证过程,具体怎么围绕审计目标开展,如何开展验证,现有文献并没有形成统一的理论框架。2021年1月1日起施行的《公立医院内部控制管理办法》明确了公立医院内部控制目标及实施要求,提出公立医院内部控制风险评估、审计监督应当重点关注的内容。其中科研项目管理的内容备受关注。文章以公立医院科研审计为主题,拟研究提出一个具有周延性的审计方法,搭建公立医院科研审计电子数据审计分析的内容框架。

2基于电子数据的公立医院科研审计命题分解和验证

公立医院科研审计中最重要的问题是解决审什么、如何审,两者相互作用,息息相关。实践过程中,命题分解过程的每一个选择都直接影响着后续验证思路的设计,即审什么的变化,直接改变如何审的实施。

2.1公立医院科研审计命题的分解

2.1.1审计主题公立医院科研审计命题的分解首先要确定审计主题,一般包括科研项目的财务收支、交易行为和科研管理制度三个方面。不同的审计主题指向不同的审计目标,审计人员最终形成的审计结论也随之不同。对于以科研项目财务收支为主题的审计,审计人员重点验证财务收支信息的真实性;对于以交易行为为主题的审计,审计人员重点对交易行为的合法性发表意见;对于以科研管理制度为主题的审计,审计人员通过收集证据验证其制度的健全性,如制度制定的合法性和科研管理制度执行的相符程度。审计人员需要根据审计主题来发表审计意见,审计意见的内容主要是围绕审计目标来陈述,实践过程中审计主题和审计目标是具体审计工作的内容和中心,这两者不清晰,命题验证工作很容易空洞泛化,无法有效发挥审计监督作用。2.1.2审计命题审计主体或目标往往比较宏观、抽象,实践中审计人员需要对其进行细化、分解,形成一系列的审计命题,审计主体的差异决定了被分解的审计命题的不同。对于科研项目财务收支为主题的审计,审计命题通常可细化为科研交易、经费余额和收支列报等。这些审计命题中,首先重点验证科研交易事项是否真实发生、交易数据是否存在高估;其次关注科研业务事项是否完整披露、是否存在漏报、交易数据是否存在低估;最后验证科研业务指标的计算是否准确,会计记录是否准确、是否存在误报。如果科研业务数据含有绩效指标,审计人员在完成相关指标真实性的验证程序后,对照立项计划书的预期产出来评价科研项目的绩效水平是否达到预期。对于以交易行为为主题的审计,从合规性角度出发,可以分解为范围和标准、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等审计命题。实践中,审计人员首先验证该科研交易是否真实发生,是否存在套取科研资金的行为;其次重点验证所发生的科研交易事项是否符合立项计划书载明的研究范围,相关交易的支出金额、数量是否符合科研预算书和国家相关的支出标准;最后验证科研交易事项相关的会计记录、经费余额是否准确计算,是否有错报的情形。对于以科研管理制度为主题的审计,根据制度的差异通常有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被审计的制度涵盖了多个科研业务交易行为或事项,则可以根据具体的交易行为或事项分解为一个独立的审计命题;另一种情况被审计的制度是针对特定科研交易事项或行为的,则可以将该交易行为或事项涉及的具体流程、环节分别作为独立的审计命题。以科研管理制度为主题的审计,审计人员重点验证其制度的健全性,可细化为:一是该制度是否符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或行业权威标准;二是该制度所规范的内容是否科学合理,是否存在制度的设计缺陷,避免验证伪命题;三是该制度是否得到有效执行,是否存在执行缺陷。2.1.3审计事项清单基于审计主体、审计命题,被审项目的审计内容框架基本形成,审计人员据此制定审计事项清单,清晰列示所需的审计证据、审计载体及获取路径。审计载体存在差异性,有的是被审单位内部的,有的存在于被审单位外部,这样的差异导致审计证据获取的路径各不相同。因此,审计人员在审计主体、审计命题的内容框架下,针对不同的审计事项,研究列出可能的审计载体以充分获取审计证据。

2.2公立医院科研审计命题的验证

公立医院科研审计命题分解完成后,审计人员在既定的审计内容框架内实施审计命题验证程序,即根据审计事项清单的独立审计事项收集相关的审计证据。审计命题的验证过程通常是开放性的,审计载体的不同,审计获取证据的模式和手段呈多样性。以会计账项为基础的科研审计,审计人员主要通过查阅科研业务的交易票据、会计凭证、账册等载体以取得审计证据。以制度为基础的科研审计,从内部控制评价的角度出发,基于内部控制理论来评估审计事项中的薄弱环节,列出可能出现的问题。以风险为导向的科研审计,审计人员先对清单中的审计事项涉及的风险开展评估,对潜在的风险做出高中低排序,重点获取高风险领域的审计证据。尽管实践中获取审计证据的方式多种多样,但从理论上审计命题的验证是相通的,可总结为三个层次。层次一,验证审计命题的真伪。一般来说,审计证据呈现的事项真实状况与既定的标准会存在一定的差异,若差异程度在重要性标准可接受的误差程度内,则认为该审计命题为真,否则该命题为伪命题。审计人员对具体审计事项分别获取审计证据,进而对其代表的审计命题进行真伪辨别,这样一个过程就是审计人员对审计事项进行命题验证。在科研审计实践中,科研交易事项、支出金额、经费余额、会计记录等存在多个审计命题,进而产生一系列审计事项。在验证过程中,审计人员需要对科研收支的财务信息是否存在错报、错报程度、科研交易行为与重要性标准相比是否出现偏差、科研管理制度的设计和执行是否存在缺陷等作出分析判断,如果错报、偏差或缺陷在可接受范围内,则该审计事项为真实,审计人员将根据获取的证据对该审计事项发表结论。层次二,在完成特定审计事项的验证程序后,验证重点落在审计事项对应的审计命题之上。审计人员需要对上一层次各审计事项的验证情况,如科研收支信息错报、交易行为与标准的偏差或科研管理制度设计或执行缺陷等进行汇总,综合分析各审计命题与既定标准的偏差程度,尤其是重要性标准的判断,进而针对特定审计命题发表相应的审计结论。层次三,基于审计命题形成的审计结论,审计人员整合信息对审计主题实施综合验证程序。根据前文分析所得,审计主题可细分为多个审计命题,故这一层次的重点在于对各审计命题所得的审计结论进行整合判断。审计人员通过对各审计命题与既定标准的偏差判断,在考虑重要性标准的原则下,对有充分审计证据支撑的审计主题发表合理保证的审计结论;对于审计证据取证受限的审计主题,主要对审计发现的事实予以披露。以科研项目财务收支为主题的审计,对科研交易、经费余额和收支列报等审计命题的验证结论得出科研项目财务信息的整体结论。对于以交易行为为主题的审计,对交易行为导致的范围和标准、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等审计命题验证情况形成科研交易行为总体的偏差程度。对于以科研管理制度为主题的审计,对制度涵盖的特定交易行为或事项涉及的具体流程、环节等审计命题验证后,汇总制度的设计、执行缺陷,并对其按重要性程度进行排序、识别,得出科研管理制度设计、执行有效性的审计结论。

3公立医院科研电子数据审计的例证分析

G医院以2017—2019年科研项目开展电子数据审计分析,主要从两个方面进行命题分解:一是医院内部信息比对,即医院科研管理信息已实现电子化,从科研项目本身涉及的各类审计载体出发,穿透各层级的数据,对相关载体之间数据逻辑进行比对,以比对结果作为审计证据。内部业务数据之间的关联关系是验证的重点,利用不同数据表中的相同字段可以引用、关联非相同字段的数据,得到数据间的关联性分析结果。二是外部信息比对,即把科研项目相关的审计载体与外部相关信息进行比对,以获取审计证据,而重点在于有效获取外部相关的电子化数据。以科研财务信息作为审计主题为例,以问题为导向的财务信息审计,旨在通过电子数据分析找出科研业务财务收支数据的差错或舞弊,主要的取证路径是全数据分析,发现疑点,圈定高风险领域,重点核实是否存在收支信息的差错或舞弊。医院内部信息比对发现,科研交易事项中基因测序委外交易占比75%,是审计的重点领域。以科研交易行为作为审计主题为例,审计人员对400家科研交易供应商实施数据分析,外部信息比对显示,部分供应商存在同一法定代表人同时注册多家公司且分别与医院发生科研业务交易、多家供应商共用一个注册地址、部分公司注册资本低于与医院合作的项目金额等。2017—2019年,G医院产生委外基因测序费的250个科研项目中,发生科研交易的共计270个供应商,意味着一个课题组就找一个供应商,导致供应商众多且分散,科研供应商选择的内部控制存在缺陷。以科研管理制度作为审计主题为例,基于业务数据电子化的环境下,业务流程的执行有迹可循,且不容易受人为因素干扰,各制度控制点的执行痕迹使得电子数据审计可以形成总体结论。医院内部业务审批流程数据显示,部分科研项目存在化整为零、规避医院合同管理相关规定的嫌疑。

4结语

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公立医院信息化程度不断提高,对审计工作的方法、实施方式带来了新的挑战和机遇。电子数据审计是提高审计工作效率、加强公立医院内部控制的要求,是顺应时代发展的必然选择,审计人员要创新审计思维,有机融合数据思维与审计业务经验,为审计工作提质增效打牢基础。

参考文献:

[1]柳巧玲,黄作明,丛秋实.基于PDCA循环的审计数据分析[J].商业研究,2014(3):152-158.

[2]李强,谢汶莉.大数据审计中的可视分析[J].中国内部审计,2016(2):79-87.

[3]冯国富,刘军.一种基于数据流图的审计分析模型构造方法[J].审计研究,2009(4):30-34.

[4]IAPC.国际审计准则第15号《电子数据处理环境下的审计》[Z].1998.

[5]陈伟.大数据环境下的电子数据审计:机遇、挑战与方法[J].计算机科学,2016(1):8-13.

作者:陈丽云 单位:广东省人民医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爱足球网/平乡/爱足球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爱足球网/平乡/爱足球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